首页 > 言情小说 > 擒郎策 > 第141章瓜田李下

第141章瓜田李下(1/1)

目录
好书推荐: 强行染指:高官的小女人 我和女主播那点事 妃常无敌:腹黑王爷下堂妻 我和白富美的荒岛生涯 许你情深深似海 一夜贪欢:撒旦总裁娇宠妻 误入豪门:圈养小保姆 护花高手在都市 假戏真婚:老公请克制 医揽群芳

擒郎策第141章瓜田李下:准备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
自那日之后,脱脱阿布便再不肯说一句话,甚至不向父兄瞧上一眼,只是默默的望着窗外,怔怔出神,不出一语。

肃王爷又是心疼又是着急,心中不免懊悔。只是,如索恩所言,莫尔格勒王府的聘礼,不收便不收了,既然收了,又如何能退了回去?若肃王府退亲,莫尔格勒王府颜面尽失,岂会善罢甘休?从此后两府交情就此断绝也倒罢了,怕只怕从此在朝堂上多一个政敌。

肃王爷心痛之余,竟无从开解,只盼时日久了,脱脱阿布能自个儿想开。哪知短短两个月,脱脱阿布竟一点点消瘦,肃王爷瞧在眼里,疼在心上,正在心急火燎,不知如何是好时,外头突然传禀,说莫尔格勒王府来人。

肃王爷赶出瞧时,却是管家刘贵一身素白,扑前跪倒便哭,泣声道,“王爷,我家王爷……薨了!”

肃王爷大吃一惊,问道,“你说什么? ”

刘贵又道,“这几日,我家王爷但觉身子较前些时健旺,精神也见好了些,只道病势减轻,哪知到了昨夜,突然便昏迷不醒,拖至今儿五更时分,便……便去了……”说完,伏在地上唔唔痛哭。

肃王爷怔了片刻,方命人将他扶起,说道,“有劳管家前来,既然府上有此大事,本王也不留你,你先回去,本王随后便到!”

刘贵又磕了个头,方站起身来,一边抬袖拭泪,一边退出府去。

此时正是早朝散后不久,苏德在宫中伴驾,索恩却在城西大校场军营。肃王爷连声命人去给索恩传话,自转身又向脱脱阿布院子里来。将此事一说,叹道,“阿布,你纵不愿这门亲事,这王府脸面总不能不顾。往日倒也罢了,如今莫尔格勒王爷过逝,灵前这张纸,还是得去烧一烧!”

肃王爷与莫尔格勒王爷同朝为官,如今又是儿女亲家,遇上这等事,肃王爷父子依礼要前去灵前梵香烧纸,脱脱阿布却须去后宅相陪内眷。此时脱脱阿布又是那日松未过门的妻子,此礼更不可废。

脱脱阿布闻报,倒是心中微觉松动。她一向出入莫尔格勒王府,不过是因为与侧王妃乌日娜亲厚,莫尔格勒王爷人虽谦和,但事事透着算计,她并不心喜。闻他故去,也只感叹世事无常。闻肃王爷一说,心中倒放不下乌日娜,便也不辩,点了点头,命尔敏寻件素色衣衫唤上,随着肃王爷向莫尔格勒王府而来。

莫尔格勒王府中,一夕之间,已是素白满眼,灵幡漫天,府内府外,哭声一片。

脱脱阿布随着父亲上香烧纸之后,见乌日娜随着王妃在侧还礼,便过去先向王妃见礼,又向乌兰图娅略一点头,便去握着乌日娜的手,唤道,“妹妹!”

此时乌日娜已哭的双眼通红,被她一唤,心中一酸,又不觉落下泪来。

莫尔格勒虽年长她五十余岁,但对她一向呵疼,在她心里,他便如祖父一般,是她这世上唯一的倚靠,唯一的亲人。而如今,这个呵疼她十年的老人,竟便这样去了,从此后,自己便如一叶浮萍,随波逐流,再也没有了归处。

脱脱阿布见她哭的凄切,心中怜惜,柔声道,“妹妹虽然伤心,也须顾着些身子!”轻轻将她身子拥住,柔声安抚。

王妃见肃王爷与那日松述过了礼,便引他向偏厅里来,说道,“原说王爷身子不好,过了年世子与郡主大婚,冲一冲,兴许便能好转,哪里知道,王爷竟等不到那日!”说着,又落下泪来。

肃王爷也唏嘘不己,说道,“事已至此,王妃节哀罢!”

王妃点了点头,叹道,“只是七日后世子扶灵还乡,要替王爷守灵两年,这亲事又得推迟,只是难为了阿布!”

肃王爷叹了口气,心中却也一松。暗思,待那日松扶灵还乡,两年方回。这两年的时间,只需叶六不再招惹阿布,阿布的心肠淡了,自然便会想通。一念到此,心中反而有些欢喜,只是这般念头,断不能令莫尔格勒王府上的人瞧了出来,只是默然点头。

七日之后,那日松卸去所有职务,扶灵返乡。大都城中,灵幡孝幔,绵延十余里,向大都城外逶逦而来。乌日娜以未亡人身份,与王妃、乌兰图娅乘车送出城外。

十里长亭,各大王府衙门均设了祭棚凭吊送行,那日松下马,一一前去行礼拜别,行至肃王府祭棚前,先向肃王爷倒身叩拜,又再与索恩兄弟见礼,饮了送上的酒水,再三谢过,向侧身而立的脱脱阿布瞥去一眼,便转身而去。

送别莫尔格勒的灵柩返回,纷嚷数日的王府竟显的静的可怕。乌日娜一身重孝未换,慢慢自向后堂行来,但觉这诺大王府,空空落落,甚是骇人。

行到后堂,丫头禀了进去,王妃传唤。乌日娜迈步进去,抬目见乌兰图娅也在,只微一沉身,向王妃见礼。

王妃向她打量几眼,但见她面容苍白,眼圈乌黑,心中原本对她的怨意倒轻了几分,抬了抬手,示意她坐下,心中却是暗道,“自从她进府,王爷莫说宠幸旁的姬妾,便连我的屋子也不曾留宿,我们只说王爷宠她一人,心中恨着,如今,王爷去了,倒反是她没了结果!”

整了整心绪,叹了声道,“如今王爷后事已了,剩下的,便是这府里的事。今日唤了你们来,便是与你们商议,这王府里王爷那些姬妾,均还年轻,又无年出,留在府里,不过是误了她们。”顿了顿,见二人垂首默听,又清了清喉咙,说道,“依着惯例,没有所出的姬妾,都可分发些银两,放了出去。这王府中的家底,你二人也清楚,只是王爷虽去,我们也不能薄待了她们,便每人给上五百两,你们看如何?”

乌兰图娅忙道,“贱妾不懂这些,王妃做主便是!”

乌日娜也低声道,“此事有王妃做主,断断不错!”

王妃点了点头,便吩咐刘贵唤旁的姬妾前来,又取了账册,支取银两,打发众人散去。

这些姬妾大多随着莫尔格勒十几年,如今青春已逝,却落得无家可归,闻言都是呜呜的哭了出来。自然也有因这十年来未得莫尔格勒宠幸,早有去意者,心中窃喜,却也不敢流于面上。

闹哄哄半日,众姬妾方慢慢散去。王妃又叹口气道,“待世子丧满回京,便可袭了王爷的爵位,依世子的功绩,更上一层,得个称号,也是易如反掌。我只是可惜,未来得及迎阿布进门,我老了,这府里,终究是少了一个主事的主母!”

乌兰图娅闻言,眸中已露出喜色,只差不敢笑出声来,忙道,“横竖就这一年,贱妾自可助姐姐盯着,待世子回来,赶着给他将亲事办了便是!”

王妃闻她竟有主家之意,心中不悦,皱了皱眉,却不应她,转向乌日娜道,“乌日娜侧王妃,你自幼在这府里长大,又是皇上亲封的侧妃,素日也得王爷教导,往后府里的事,你也学着些儿!”叹了口气,又续道,“你日子还长,有些事情忙碌,也好打发时光!”

这几日来,乌日娜早想的清楚。如今这府里旁的姬妾虽然散去,但王妃与乌兰图娅都不是好相与的主儿。何况如今那日松虽去,终究还会回来。日后失了莫尔格勒的护持,自己岂不是成了他刀下鱼肉?心中早定了心思,此时闻王妃一说,便起身跪倒,低声道,“乌日娜要请王妃恕罪。王爷既去,乌日娜心如死灰,已无旁的念想。只是王爷生前,乌日娜曾发愿为王爷吃长斋。如今王爷虽去,乌日娜仍想尽了这份心思,便请王妃恩准,让乌日娜仍去城东精舍独居,为王爷亡灵祈福!”

王妃倒不想她竟发出这个愿来,怔了片刻,方道,“难为侧王妃有这般心意,我倒不好阻你,只是你孤身一人,又是年轻守寡,这……”

乌日娜忙道,“乌日娜也知如今不比往日,故而请王妃不必再派家人随行,便有两个粗使婆子便可!”

王妃不悦道,“那如何使得,好歹你是我莫尔格勒王府正儿八经的侧妃。”默了默,点头道,“偏院的张妈、前厅的李婶均处事精细,又都是夫妻均在我们府上,便让他们两对夫妇随你同去,另外再带八个丫头,也免得你那精舍里冷清。”

乌日娜忙道,“那精舍也只两进院子,哪里需要这许多人手,乌日娜知道王妃疼惜,只是实不益这般辅张,反失了乌日娜为王爷祝祷之心,若王妃不放心,有两名丫头便可!”

两人几番推让,最后定下,乌日娜带着两对老夫妇,与四名丫头,连她自个儿在内,一共九人,前赴城东精舍居住。

行前一日,乌日娜使人送信给脱脱阿布辞别。未到一个时辰,脱脱阿布便匆匆赶来,一臂将她抱住,连声道,“乌日娜,你如何这般想不开,又到那荒僻的去处,若是再有个好歹,你……你让姐姐如何是好?”

乌日娜心中却知上回是那日松作恶,却又不便说穿,只是轻声道,“妹妹自会小心,姐姐不必担忧,倒是这几个月来,姐姐神思不属,要照护好身子才是!”

脱脱阿布心中不舍,却也知她留在府中尴尬,便点头道,“你去便去罢,回头我将赫天给你,你留在身边守护,姐姐便再不担心!”

乌日娜吓了一跳,双手连摇,急道,“姐姐不可!如今妹妹不同往日,这瓜田李下,妹妹仍须避着,姐姐心里有妹妹,妹妹便已知足!”

脱脱阿布闻她说的是理,心中一酸,只得罢了,又叮嘱一番,方依依离去。

目录
新书推荐: 皇后万万岁 宠妻入骨:总裁老公是只狼 续聘田先生 菜鸟秘书 面试娇妻 买卖豪媳 前妻变女仆 富豪的脱单计划 试用恶老板 压倒冷面男
 返回顶部